「流浪摄」之粮船湾海岸_Y生活权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红树林手机版

当前位置:主页 > Y生活权 >「流浪摄」之粮船湾海岸 >

「流浪摄」之粮船湾海岸

2020-06-11

浏览量:563

点赞:375

「流浪摄」之粮船湾海岸

寂静的零晨时分,就是在大多数人好梦正酣的时候,我们背着行囊,配备沈甸甸的器材, 跑过曲折蜿蜒的小径, 踏在寸草不生的浮沙碎石,走到偏远沓然的高山险崖, 就是为了拍摄最壮丽的日出晨曦,这种浪迹天涯的经历,我们称之为「流浪摄」。
 


初初被粮船湾海岸风景吸引的,是它充满章回小说味道的景点名字:寻龙峡,斧劈崖,断柱岩,淄淀石,贵妃池,神削峡,小龙潭。它被法定为受重点保护的地质公园,乃是理所当然。由东坝到白腊这部分算是较易到达,加上沿岸景点处处,诱使我四度走访这个独特的香港宝藏。

*捡猪湾
 

*斧劈崖



首次探寻这个观石胜地是在夜半,我和同伴乘车前往东坝尽处,下车后不期然「哗」了一声,抬头一望尽见漫天星光,全因这里偏僻幽静,远离城市光害。我们不打算攀上花山抵达东岸,反而选择较险要的捷径过到海边,从坝底尽头小屋直上水道,已听到啸啸风声,对面山岗就是通往破边洲的灵猪戏水,我们没有闲情站在这危险之地细细欣赏,却急步钻进了狭小的山路,过了密林后到达三岔口,再下降至荆棘满途的寻龙峡,最终到达这里最大的石滩捡猪湾,面前最吸引眼球的,是一度约有十层楼高的六角石壁斧劈崖,气势不凡的矗立在这个孤寂的地域, 站在墙下,人变得像颗微尘, 崖底有一从高处掉下的破烂石柱称为断柱岩,我没胆像别人从隙缝中穿过,感觉上有再塌的危险。另一旁有高楷叫作望洋台,是个拍摄水平日出的绝佳地方。

*断柱岩 * 淄淀石  *望洋台

 


忽然,同伴被远处传来的声音吸引着,于是走到满布圆浑石头的海湾,听到清脆的咚咚响声,原来是波浪使石块互相沖激而发出的声音,人们贴切地起名为响石滩,其中有块形状异常奇怪的大石,每有海浪拍打都能激起廿尺浪花,那必定是淄淀石。 看看身后的巨大石崖,又是一束束高耸入云的六角石柱,好像向着我们倾泻下来,当中扭曲如同火焰的一组石笋被喻为圣火焚山,朋友却打趣说好像一包炸薯条。

*响石滩

*圣火焚山

 

如果潮退,可以綑边往南走,探索十字沟,小龙潭,龙脊岩,瀑布岩,抽象画廊,我们却选择走回到三岔口,欲探誉满世界的破边洲,沿着山路途中回望捡猪湾变得十分细小,再细看巨大崖壁的崩塌部分,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绿色心形,被人称为香港之心。

 *香港之心

 

我们再往前走到边缘,隔着狭隘的水道神削峡,是一度超级大型石墙名叫风琴壁,这里的六角石柱排列得出奇地整齐,简直就是一道地质奇葩,真像有神明在创世之时用大刀劈开两边,这典型的柱群就是破边洲的真身,我在这里拍了一张气势澎湃的照片作为记念。

 *破边洲

 

第二次冒险旅程也是在清早时分,一个夜色朦胧的晚上出发,本来按图索骥,要找到花山主径并不困难,谁知在昏黄月色、岔路纵横的环境下踏上正途,绝非易事。我们在山脚翻来覆去,兜兜转转,也未弄清方向,于是只好固执地向着山顶前进,我们糊里糊涂的蠕动,来到交错的隐密小径,蜿蜒陡峻,草长没顶,明显地脱离了主路,使人既吃力又紧张,我担心同伴应付不了,多番追问应否放弃,谁知她的胆色和毅力比我还高,坚持继续前行,誓要到达目的地为止。

 *万柱海岸

 

于是我们奋力地往上攀,经过不少曲折泥坑和丛林,最终登上这二百多米高的小山,立时席地而坐,小休片刻,我们试图定位,怎料讯号微弱,未能确定位置,再向前多走几步,忽然呼呼狂风,削面而来,细听之下,远处传来沙沙海浪声,愈往外走声音愈大,我们雀跃地查看地图,兴奋地沿着山脊前行,知道距离目标不远了。这里的路开扬易走,加上天色渐渐泛蓝,隐约看到不远处就是终点! 原本蹒跚的脚步变得明快,踏进这片赫赫有名的万柱海岸! 

 

我们站在这崎岖不平的崖壁,居高临下俯瞰这片排山倒海的奇坡异石,惊呆地看着剑指长空的玄武岩柱,笔直擎天彷似万箭射日,从高处下望又似排列紧密的蜂巢,岸边岩石从亘古亘今就被汹涌波涛疯狂拍打侵蚀,呈现奇特嶙峋的面貌,而崖上的石头也不遑多让,有的像乌龟,有的似张开的手掌,千奇百怪,令人目眩神迷,深感造物者之伟大神奇。

 

第三次我们却倒过来由白腊村开始,目标为黄鲇湾,清晨时分由村口经过十多分钟的破烂水泥路,来到白腊沙滩前的士多,之后我们再潜入草高盖头的树林,电筒照到一块小木牌,上面写着三个褪色的字体「木棉洞」,就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路,大概我们急促的脚步声太过吵耳,就连熟睡在山头的野牛也张开惺忪眼睛,看看这三位远道而来的陌生人。

*小破边洲



天色渐光, 再往前多走十分钟,就来到满布沙砾碎石的地带,海边有个如锯齿般崎岖的山崖,好像一只反转的大锅,名叫倒碗崖,崖下是一个无名石滩,远望可尽览不着边际的南中国海,偶有货柜轮船缓缓飘过,但对比汪洋大海也变得相当渺小。再往下走就可来到第二景点小破边,改名的人也非常眼利,的的确确这是巨型破边洲的缩影,我们就在这里摆好脚架,捕捉稀微的晨光,当天的日出虽不算特别美丽,但以独特的海岸线作前景足以弥补缺憾,可惜我们不太受这里蜂拥的小蚊子欢迎,催促我们起程前去对面的海湾。


*倒碗崖
 

*白腊湾



我们经过无痕迹的小路,风一吹过,沙尘闭日,甚有闯蕩江湖的感觉。几番转折,我们走进一巨型山洞,木棉洞,幸好是潮退,我们不用涉水就可窥探洞内,环境虽然漆黑,但也能估计这洞约有两层楼高,水珠从高处滴在肩膊,感觉冰凉,海浪带进微风,严如一个天然冷气宫,潮水由对面洞口沖进来,发出隆隆响声,洞旁有一小潭满布海胆,海水清澈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*木棉洞
 

其实粮船湾东岸几乎每个位置也能看到日出,包括名不见经传的小白腊湾和七重石滩,说也奇怪,这两个湾只是一个小山分隔,面貌却截然不同,前者是水清沙幼的泳滩,后者竟是堆满圆润石春的海湾,且能细数有七重不同层次的石块,实在巧夺天工。


*木棉洞 *七重石滩 *月牙沟
 

 

兴致勃勃的我们再下一城,来到另一海岸线月牙沟,那是一条狭长的水槽,栖息在这处的海胆比木棉洞还要多,更有很多不同颜色和形状的海螺。我们不自觉地脱下上衣,沐浴在这个天然的露天风吕,感觉多幺的凉快和写意啊!  在不远处的六角石柱崖,其中一度墙状甚奇特,似乎是岩柱在尚未完全冷却凝固时于重力下弯曲,有趣地呈S形状,人称之为阴阳壁。

*阴阳壁


 

经过重重险路,我们扺达今天最后的景致黄鲇湾,这里和万柱海岸非常相似,且能跟着石级由高处走到滩上,若以慢快门捕捉浪潮的动感,加上旭日初升的彩云,实在是幅美妙的图画,这里能近距离接触绵密的六角石柱群,使人彷彿踏进远古时代,跨越了时空。

*黄鲇湾


 

这几次既精彩又丰富的「流浪摄」旅程,大大开了我的眼界,如要细细摸索,真的要花上更多时间。朋友,我诚意邀请你亲身探求这片瑰宝,用你最精密的肉眼镜头,以及最强大的脑部记忆卡,深深刻划这蔚为奇观、别具一格的粮船湾海岸。

特别鸣谢战友 Tony Ko, Louie So 

更多相片: www.facebook.com/WanderingPhotography 


相关阅读